I beg you

“你为什么不看看我。”
“只要你看到我,你一定会爱上我。”

【纳米核心】一份托馅的饺子请收好

●原本是5.11托瑞斯生贺的,结果被大眼仔屏了……

●是🔞!!嫂子文学请注意!!!原创人物第一人称搞托!!!不喜请x!!!

●没写完,越写越没劲,坑了

●有古托()

●文见评论


很奇妙,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来日我lof,但tag几乎没有新的内容,果然大家的本质都是bp()


古托!!!
同框!!!!
骑乘!!!!!
四舍五入就是上床了啊!!!!!
还是下克上啊我的妈!!!!!
古托🔒了,用的是不上床就打不开的🔒
8021年了,我终于为这两个男人的同框流泪了😭😭😭

“托瑞斯美貌传播宇宙”计划启动👏人人都该来看看这个用美貌就能杀人的男人!!!他的每一帧都这么让人心动!!!我的手机甚至无法乘载这样的美貌😭😭托瑞斯你这个芳心纵火犯😭😭😭你是吃美丽长大的还是吃可爱长大的😭😭😭怎么一下就杀了我😭😭😭
诚邀首页都来品品,一日看不见他我就难受😭😭😭

第5集所有!!!有我托的镜头!!!都有我守护!!
p2真的很妙了wwww他抱孩子还会轻轻地摇wwwww你怎么比赫雅这个亲妈还妈啊wwwww还有p3wwww直接让小海拉在办公室里玩了wwww你就这么喜欢养孩子吗wwwwww
总结:这人的Q版除了脸哪里都可爱,一人血书指挥官换脸()

为这个糊得一逼还ooc到官方都看不出的过气老婆点小蓝手和红心,你不会感到一点快乐

点♥我♥看♥指♥挥♥官♥激♥情♥搞♥古♥

·是我坠喜欢的黑化托
·也是我坠喜欢的话唠托

  “我想问问您,您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看到死人复生的?”
  “惊讶的话就眨一下眼,惊喜的话就眨两下吧,其他选项不予通过。”
  古瑞德只是定定地瞪着面前本应确认死亡的男人,他无法发问,无法作答,与圣柜的转换几乎把他的神经都毁了,也激醒了近乎植物人的他,然而他还是只能坐在轮椅上任人宰割,能享受的自由只有动动眼皮子的权利。
  “或者说——遗憾呢?在你面前死掉又活过来的不是赫雅·埃达斯,而是我这个毫无价值的前指挥官,这是否让你感到失落了呢?如果是的话我就向你道歉好了。”
  不,不,没有那种事,我只是,只是——
  “果然听到赫雅的事你就不一样了。”男人从桌子上下来,径直走向古瑞德,他的身影挡住了大半的光源,以至于从古瑞德的角度来看只能看到一个纤细的轮廓,昏黄的灯光把他的红发映成了暗红。
  “怎么样,不谈我的事,想听听赫雅的事吗?想知道什么?她的死状还是遗言?遗言就算了吧,反正她什么都不会对你说的,她的心里全是她的宝贝儿子,你这个硬贴上来的狗皮膏药算什么呢?”他轻轻的抚摸古瑞德的脸,这种温柔又含着深深恶意的触摸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一个无声的预感在他心中扎根发芽:他会死,亦或者生不如死。
  “真奇怪,明明以前这么高贵,这么遥远的脸——”他的手指游移到他金色的眼珠,猛地戳下去,他无声的哀鸣响彻了整个房间,手上使的力气很小,仅能让他流出生理性的泪水而不伤及眼球,被害者满意地享受着施害人的泪水。
  “如今怎么就这么卑贱呢?”
  绝对的下克上在这间屋子里上演,穆斯贝尔的人们不会想到他们救活的亡灵拥有着怎样的恶意,这份憎恨使他从坟墓里爬出,带着泥土的芬芳和满身的血污来嘲弄将他打入这地狱的人。也许是憎恶,也许是怜爱,他将头靠近了这位满是破败的将军,古瑞德终于能看到他那红宝石一般的眼中充斥着的欣喜的火彩,未因折磨而磨灭,反倒越发璀璨,比他以前任何时候都要闪耀,疯狂的虹光。
  “不用着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来叙旧,谈谈以前的你,以前的赫雅,还有——以前那个愚蠢又天真的我。”
  他咬上囚人的咽喉,感受着生命在口中流动,牙齿陷入皮肤越陷越深,最后在刺破前一刻停下了进攻,留下一个屈辱的齿痕。
  “所以,不用着急。”

fgo记梗()

医生是阿瓦隆精神病院的患者,前身是大卫银行老总所罗门,由于长期心理压力产生了臆想症,幻想自己是一个名为罗玛尼·阿基曼的医生,妻子示巴忍痛将他送进了精神病院

咕哒子是他的病友,幻想自己是地球上最后的御主,隶属于一个名叫迦勒底的组织,每天的日常是召唤历史上有名的英灵修正历史,这个体系还在完善中。玛修是她臆想出来的学妹,代表了她对母爱和x爱的缺失,精神病院的人经常能看到她揉空气的胸

梅林是他的主治医生,历史上所有渣男的聚合体,撩遍了病院里所有他看得上的人,医生一边唾弃他的渣,一边又不得不承认有点被他撩到了。其之前创造的虚拟偶像“魔法★梅莉”是他还是所罗门时的精神支柱,后来梅林的前女友薇薇安把梅莉的真相曝光到了网上才结束了医生长达5年的暗恋,也结束他作为正常人的生涯

最后医生和咕哒子相约跳楼自杀来前往他们心中的“迦勒底”,医生成功了,咕哒子失败变成植物人,被一个灰绿色头发的法国男人接回去从此不知所踪。医生的坟修好后梅林带花来探望,还给他烧了咕哒子的发圈和梅莉的丝带,两个最喜欢他的人以这种方式来陪伴他左右。烧完后梅林亲了亲他墓碑上的照片,手里握着一个封着一束罗曼的头发的项链独自远去,脚下花开成群,一直延伸到真正的阿瓦隆,无感情的梦魇最终还是动了心,可惜他逃不过命运的收束,他们谁都逃不了。

一个贡品梅莉wwww求你来我的迦吧qwqqqqqq

【★文☆】夜中步踏

【我决定跳过前 戏直接写高 潮部分】
【前情:托瑞斯海拉吵架,托一怒之下扬言要放弃监测人身份,因为这部分贼长贼无聊我就放弃了】





   那天晚上我和他都没睡好,我在房间里抱着唯一一个抱枕蒙在被子里抽泣,无边的黑暗包裹着我,有些闷热的被窝让我出了一身薄汗,水滋滋地如同羊水内,我看过的每一本书里都是这么写的,受了创伤的主角蜷缩在母亲的子宫内得到了最坚韧的安全感,但我知道那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因为我根本没有生理上的母亲,而我心理上最亲近的人在明天将要离我而去,托瑞斯的效率我深信不疑,他能在凌晨两点把古瑞德从床上拖起来办理监测人手续,也一定能同样快速地办理交接手续,明天来到我房间的人就会是另外一个板着脸的军人,他不会叫我海拉而是代号ga-18,正如我们初见之时。

啊,海拉,你可真没用,你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认认真真叫你名字的人气走了,如果你白天的训练再多努力一点,也不至于把少校气走,你真是个废物,窝囊地在被窝里像个小女生一样哭哭啼啼的废物。

在这时我听见了门外的响动,是军人特有的铁制军靴在门外走动的声音,我立刻屏住呼吸,心想如果是托瑞斯走进来,我就要装睡不理他,在最后一晚上保持着那小得可怜的自尊心。

现在的我千千万万次回想起那一夜,留给我的都只有苦涩和懊悔,如果那时我再冷静一点,再多为他考虑一点,一定会明白的,这是少校唯一一次向我示弱,也是最后一次向别人撒娇,也许这两个词在他身上并不合适,但我依然固执地认为这是唯一一次窥视少校内心软弱的地方的机会,只可惜我没能抓住它。

那脚步声来来回回地在门前响起,他走走停停,似乎不断地在这扇金属门前绕圈子,每一下的踏地都带着明确的焦虑,就好像他所行走的地方不是阿斯嘉特而是什么刀山火海一般。

有时他会停下一段时间,大概是在思考怎样对我开口吧,然后迈动脚步焦躁地否决掉。

有时他会把手放在门框上,只需轻轻一敲就能让里面的人发现他,但他只是把手缩了回去,像往常一样背在身后继续迈出他不安的步伐。

有时他会长叹一口气,调出终端查找些什么,像是如何跟未成年人道歉,如何克服紧张心理之类的。

有时他会一动不动地待在某个地方,时间久到我都认为他已经走了,然后继续反复地徘徊在房门口。

他在我门前徘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等到他觉得已经太晚了我早就睡下了才离开,我在床上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突然觉得这一次他是真的走了,不会再回来了,于是干涸的眼眶再次流出了泪水,我再一次躲在被窝里哭了,只不过这次,包裹我的只有无边的黑暗,和身体某部分被剥离的痛苦。

我和他,在这一夜都在为彼此忍受着焦虑和痛苦,这是我们离的最近的时刻,我们都想向对方开口道歉,但总会被自己内心的软弱和自尊硬生生逼回去,最终谁也没向谁示弱,谁也没向人撒娇,谁也没向谁求救,这样的夜晚以前不会有,以后更不可能有,本可以贴得更近的两颗心,在各种情绪下,最终还是保存着那冷漠的距离,直到其中一方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