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灰-少女幻象

我祝你幸福安康。
——《邱妙津日记》

★正文☆黏着系指挥官的十五年纠缠不休(1)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间不间断地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第一年】
  男人伸手推开玻璃门,挂在门把手上的风铃饰品叮叮咚咚地叫嚣起来,仿佛在谴责男人的粗暴行为。
  在这之前,温斯靠在挂有一堆帽子的货柜旁昏昏欲睡,站在收银台的店长看着她直皱眉头,心底翻涌着对现代年轻人不实的厌恶之词。这不能怪她,如果去问问那位视年轻人为毒瘤的店长是谁让这位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单独留下来上货上到半夜的话,那位店长的脸色就会像ktv里的彩灯一样放出不同颜色的光,然后堆起讨好的笑脸说:“那是她自愿的。”
  温斯的困顿被推门进来的男人打断,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涌上心头的喜悦。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每半个月就会出现在这家文具店里,松开勒在脖子上的领带如解开束缚,然后礼貌地询问她信纸和信封在哪个地方。
  在这个红发的男人第一次用他同是红色的眼睛注视着温斯,并带着正式的商业笑容对她说第一句话时,女店员的心就被他牢牢地抓住了。她带着他绕过像迷宫一样的货架,来到一堆充满着骚气的少女信纸前,她看到他好看的眉毛皱起,我就知道!这些小女生都不愿意买的垃圾一个大男人怎么看得上!!她在内心拼命攻击店长的审美观。就在她做好了被男人嫌弃的准备时一声低沉的男声像天籁之声一样响起,“这套不错,我要了。”
  她看向男人选上的信纸,最最最被她嫌弃的英伦装逼风信纸正在男人手中发出嘲讽的笑声。
  打这之后,红发的男人就月月光顾她所在的文具店,买走那些没人要的装逼信纸,温斯也不打算对男人的品味做什么评价,对她来说,只要每两个星期看到男人意气风发的身影,这就足够了。
  “谢谢光临,请慢走。”
  温斯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他的小辫子在后脑随着动作一摆一摆,他的双手背在身后手里捏着信纸,他的脚步踏着落叶向明确的方向前行,仿佛一位十九世纪的诗人,将花儿和女孩的娇笑融进文字中,在笑声中冷酷地切割着现实。
  再等两个星期,又可以见到他了。充满爱慕的店员这么想着,为两周后的那天充满期待。
————————
  托瑞斯痛斥着自己的考虑不周。
  他忘记在买信纸的那家店里买胶水了,现在整个家里连个透明胶都没有,全被他拿来粘邮票了。
  怎么办?再出去一趟?但是外面的太阳大得能把他融了当胶水粘,出去再回来一趟衣服湿得都能蒸发出汗水结晶,他实在不想出去。
  托瑞斯你个智障!他用海拉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骂自己。
  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用口水粘了。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张邮票,将舌头贴在邮票背面来回移动,快速地把口水均匀地抹在邮票上,邮票的味道并不好,又干又脏,托瑞斯舔得都快吐出来了。
  终于粘好了张邮票,他一转头就看到跟自己有点血缘关系的妹妹站在门口,一脸mdzz。
  最后他还是把海拉丢出去买胶水了。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
·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
·执拗地舔着邮票的背面
·向你而去吧!我的唾液(心)

————————
哇第一年就写这么多,接下来还有14年啊……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