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灰-少女幻象

我祝你幸福安康。
——《邱妙津日记》

点♥我♥看♥指♥挥♥官♥激♥情♥搞♥古♥

·是我坠喜欢的黑化托
·也是我坠喜欢的话唠托

  “我想问问您,您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看到死人复生的?”
  “惊讶的话就眨一下眼,惊喜的话就眨两下吧,其他选项不予通过。”
  古瑞德只是定定地瞪着面前本应确认死亡的男人,他无法发问,无法作答,与圣柜的转换几乎把他的神经都毁了,也激醒了近乎植物人的他,然而他还是只能坐在轮椅上任人宰割,能享受的自由只有动动眼皮子的权利。
  “或者说——遗憾呢?在你面前死掉又活过来的不是赫雅·埃达斯,而是我这个毫无价值的前指挥官,这是否让你感到失落了呢?如果是的话我就向你道歉好了。”
  不,不,没有那种事,我只是,只是——
  “果然听到赫雅的事你就不一样了。”男人从桌子上下来,径直走向古瑞德,他的身影挡住了大半的光源,以至于从古瑞德的角度来看只能看到一个纤细的轮廓,昏黄的灯光把他的红发映成了暗红。
  “怎么样,不谈我的事,想听听赫雅的事吗?想知道什么?她的死状还是遗言?遗言就算了吧,反正她什么都不会对你说的,她的心里全是她的宝贝儿子,你这个硬贴上来的狗皮膏药算什么呢?”他轻轻的抚摸古瑞德的脸,这种温柔又含着深深恶意的触摸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一个无声的预感在他心中扎根发芽:他会死,亦或者生不如死。
  “真奇怪,明明以前这么高贵,这么遥远的脸——”他的手指游移到他金色的眼珠,猛地戳下去,他无声的哀鸣响彻了整个房间,手上使的力气很小,仅能让他流出生理性的泪水而不伤及眼球,被害者满意地享受着施害人的泪水。
  “如今怎么就这么卑贱呢?”
  绝对的下克上在这间屋子里上演,穆斯贝尔的人们不会想到他们救活的亡灵拥有着怎样的恶意,这份憎恨使他从坟墓里爬出,带着泥土的芬芳和满身的血污来嘲弄将他打入这地狱的人。也许是憎恶,也许是怜爱,他将头靠近了这位满是破败的将军,古瑞德终于能看到他那红宝石一般的眼中充斥着的欣喜的火彩,未因折磨而磨灭,反倒越发璀璨,比他以前任何时候都要闪耀,疯狂的虹光。
  “不用着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来叙旧,谈谈以前的你,以前的赫雅,还有——以前那个愚蠢又天真的我。”
  他咬上囚人的咽喉,感受着生命在口中流动,牙齿陷入皮肤越陷越深,最后在刺破前一刻停下了进攻,留下一个屈辱的齿痕。
  “所以,不用着急。”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