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灰-少女幻象

我祝你幸福安康。
——《邱妙津日记》

【生贺】一点小短文_(:з」∠)_祝我生日快乐

正在写的文的其中一段,提前发出来当生贺(๑•ั็ω•็ั๑)
————————————————
  阿特兰帝斯家被种下了一个非常邪恶,非常丧尽天良的诅咒,每个成年的男人在遇上他们的真爱时都会莫名其妙地以各种方式摔断他们的腿,有时候是左腿有时是右腿,有时两条腿一起断,反正没有人幸免过,除了个别倒霉的。
  加斯是在用单车载着5岁的古瑞德去社会医院看病时摔断的腿。当时他正巧路过帕克斯的身边,长不大的小孩有一头雪白的短发,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光滑,与头发同色的睫毛长长的,如同被惊扰的蝴蝶一样在他脸上颤动着,投下一片暖色的阴影,像个沉默在架台上的瓷娃娃。加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瓷娃娃注意到他的视线转过头来冲他安静地笑了一笑,加斯感觉他的心猛地收紧了一下,然后就连人带车地翻进了水沟里,摔断了左腿。
  小狼崽子安然无恙,因为他在即将翻进水沟的前几秒就跳下了车后座,用圆溜溜的金色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帕克斯费力地把加斯拉上来再打电话给120,情不自禁地将大拇指含进嘴里咬起了指甲。
  这是23年前的旧事了,每当古瑞德想起加斯被救起时的窘相就想大笑一阵,但也承认帕克斯绝对是他的真爱:在加斯摔断腿后帕克斯每天都会来照顾病得不清的父子两,给加斯带点经济学的书,给古瑞德带点零食或玩具枪,还会下厨做正常的饭菜来填满加斯专门消化垃圾食品似的胃,古瑞德不得不承认他从帕克斯的照料中获得了一点微妙的母爱。
  现在他们在国外过得很好,古瑞德还在上周收到了一张两人在英国的熊猫馆合影的照片,照片上的帕克斯穿着童装熊猫外套笑得很开心,加斯一脸别扭地戴着熊猫耳,看起来就像一对父子,但古瑞德知道他们牵着的手的无名指上都戴着银亮的对戒,内侧刻着一句法语“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评论(10)

热度(9)